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图话世界 >中国时报社论诉愿制度难道只是摆着好看? >

中国时报社论诉愿制度难道只是摆着好看?

  • 图话世界
  • 2019-12-03
  • 150人已阅读
台北县县民陈先生几年前将名下房产过户给妻子,因为不谙需要重新申请自用住宅用地程序,遭税捐处改依一般住宅用地课徵了五倍以上的地价税。陈先生诉愿要求回溯补办优惠税率,诉愿会决议撤销原处分,并命另为适法处分。税捐处请示财政部之后,竟然仍依原处分率课税。陈先生第二次诉愿,诉愿会重申前次撤销原处分的决定。谁料税捐处仍然认为类似的情况很多,如果撤销改课处分成为通例,一概依照优惠税率课税,担心连锁效应,民众透过诉愿方式;希望诉愿会避免要求税捐处分为适法处分,让税捐处裁量是否接受当事人申请改依优惠税率课税。 

   简单地说,税捐处明明适用税率错误,遭到诉愿会撤销后,竟敢再错一次,遭诉愿会再为撤销时,还要认为类似错误太多,应让税捐处自行裁量要不要改正错误。陈先生的案件虽似乎只是沧海一粟,但这事充分显示了税捐机关乃至财政部不肯承认错误的官僚作风,究竟严重到什幺程度;同样严重的问题,是它暴露了行政争讼机制制度上的弱点,在防阻行政机关的颟顸上,几乎是无能为力。 

   本案诉愿会所点出的税捐处错误,其实相当深刻。陈先生做为住宅自住用地方申办实体毫无改变,税捐机关因无重新申请即改依较高税税课税,本身就是一种官僚作风的错误。本来,应该依法行政的税捐处一旦遭到诉愿会撤销其错误的处分,就应该主动办理退还多课的税款,那里能够知错不改,重为处分时还要再犯同样的错误?诉愿会二度撤销其错误的处分,还以类似案件太多做为不愿改正错误的藉口!看的出来,税捐处完全未将民众的权益放在首位,错误愈多,表示溢纳税款的民众愈多,权益受损的範围愈大,愈该及早勇于主动改正错误,反而用错案过多做为不肯改错的理由,可见观念偏差之大。 

  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,税捐处有错不改竟是请示财政部的结果;这大概是有什幺样的上级长官,就有什幺样的下级官僚吧!财政部的正确指令应该是要求税捐处立刻改正错误,捨此不为,反用不该课徵的税收挹注国库收入,形同劫民济官,成为监察院行使弹劾权的对象,恐怕也不为过。其实,这样的情形,并非孤例。不久前也曾发生税捐处发现稽徵错误,财政部指示不许主动退还已逾时效的溢付税款,宁可提案修法也不愿依法行政,与此情形如出一辙。可见财政税捐稽徵部门苛酷的积习极深,应该痛加检讨,彻底整顿。 

   税捐机关之所以不将诉愿决定放在眼里,一个制度上的原因,就是行政争讼制度在面对行政机关不理会诉愿决定,根本就束手无策。从诉愿到行政诉讼,最有效纠正行政机关违法错误的方法,其实是在撤销违法处分之外,由诉愿会或行政法院逕为正确的决定取代处分。可是行政争讼制度多年来的运作,统计数字显示一向是偏袒行政机关,人民输多政府赢多,胜负是完全不成比例的形势。在极其少数诉愿或行政法院认定行政处分违法应予撤销的案例中,逕为处分的比例尤其少,而且都是客气地交由行政机关另为适法处分。老大的行政机关通常知道行政争讼其实是失灵的机制、无牙的老虎,于是依然故我地重为违法处分;诉愿机关或行政法院无非还是再为撤销,再命另为适法处分。只賸下不明就里的老百姓奔波于不同的衙门之间,尝尽碰壁苦头。这正是本案的标準写照。税捐处大言炎炎希望诉愿会避免命令另为适法处分,恰是藐视诉愿制度,得寸进尺,肆无忌惮违法犯错的证明。 

   在封建威权的时代,人民无法告官求胜,小民对于滥征苛税只能逆来顺受。法治国家建立行政争讼制度防止政府违法课税,本来是要保障人民权益,现在财政部辖下税捐机关的法治傲慢,令人担心距离封建威权时代的税吏作风不远,必须于此痛加谴责。财政部及辖下的税捐机关必须了解,要求人民依法纳税,政府本身必须依法徵税。政府不能依法徵税,而且明知故犯,知错不改,有什幺立场要求人民依法纳税?